全國服務(wù)熱線(xiàn):158-5929-4618
| :
當前位置 : 首頁(yè) > 新聞中心

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中年危機

* 來(lái)源 : admin * 作者 : admin * 發(fā)表時(shí)間 : 2018-08-14 * 瀏覽 : 50

日子都不好過(guò)。

今年以來(lái),騰訊和百度市值最高跌幅21%,這個(gè)百分比對騰訊意味著(zhù)半年蒸發(fā)了1400億美金、對百度意味著(zhù)不僅沒(méi)有突破千億美金市值,反而漸行漸遠;阿里最高時(shí)也跌過(guò)15%,微博市值干脆縮水近一半,還有網(wǎng)易、京東同樣遭遇流年。

很多人說(shuō)是大盤(pán)不好,Facebook也斷崖,但蘋(píng)果照樣過(guò)萬(wàn)億美金市值、亞馬遜距離蘋(píng)果指日可待、微軟的股價(jià)持續在漲。其實(shí)美國人民的日子一向挺好的,誰(shuí)在水深火熱誰(shuí)清楚。

如果以3G版iPhone發(fā)布為標志,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到今年正好十年;如果以1998年BAT先后成立為標志,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到今年正好二十年。2008年之前,是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青春期;2008年之后,是成熟期。

青春是荷爾蒙沖動(dòng)、是擺開(kāi)把式亮場(chǎng)子、是塑造企業(yè)性格和基因的過(guò)程。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在青春期靠的是單點(diǎn)突破、一劍封喉,大家都以“我做出個(gè)什么產(chǎn)品”為榮。

就算被貼上連續失敗者的標簽,王興也被認為是個(gè)不錯的產(chǎn)品經(jīng)理;周鴻祎四面樹(shù)敵,但就憑產(chǎn)品感覺(jué),江湖始終有他一號;即使盛大、巨人、九城再兇猛,丁磊也會(huì )讓人知道,網(wǎng)易做游戲是別開(kāi)天地、自成一派。那是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“有產(chǎn)品撐腰,臉上再多青春痘也不怕“的青春期。

而成熟就是家大業(yè)大、就是妻妾成群、就是合縱連橫。過(guò)去十年,以騰訊和阿里為代表的巨頭公司,要么招兵買(mǎi)馬、歃血為盟,要么非我族類(lèi)、其心必異,不放過(guò)每一條賽道、每一個(gè)風(fēng)口,凡是用錢(qián)能搞定的,都不是問(wèn)題。明明是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,卻越來(lái)越像炒房團。

一個(gè)人的正常生長(cháng)邏輯是,青春期向外擴張、成熟期向內求索;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的進(jìn)化邏輯,恰恰相反:青春期苦練內功,成熟期法力無(wú)邊。巨頭拼命做大樹(shù),小弟拼命認大哥,大家都在擴張,前者要面子,后者要里子;大公司什么都不缺,又什么都缺;已有的不敢扔,沒(méi)有的不放過(guò);是為中年危機。

心理學(xué)上有一種說(shuō)法,所有的中年危機,都源于青春期未被滿(mǎn)足的缺憾。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未被滿(mǎn)足的缺憾,只有一個(gè):流量。投資是為流量,收購是為流量,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全是為了流量。誰(shuí)還關(guān)心創(chuàng )新?誰(shuí)還會(huì )關(guān)注產(chǎn)品?對于膀大腰圓的巨頭來(lái)說(shuō),流量就像啤酒,喝下去是刺激,消化完是油膩。

可惜的是,到去年年底,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用戶(hù)已接近8億。也就是說(shuō),除去老人和孩子,流量基本干涸了。這個(gè)時(shí)候,還指望大小巨頭的股價(jià)往上走、市值節節高?爸爸們秒變爹(跌),也是必然。

本質(zhì)上,今天的局面與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鐵律有關(guān):不斷獲取用戶(hù)是王道。但問(wèn)題是,獲取用戶(hù)和服務(wù)用戶(hù)是兩碼事。今年以來(lái),市值縮水最嚴重的兩家公司,分別是全球用戶(hù)數最多的公司和中國用戶(hù)數最多的公司。

相反,全球最先突破萬(wàn)億美金市值的科技公司蘋(píng)果,其核心產(chǎn)品手機在中國的市場(chǎng)份額過(guò)去三年已經(jīng)下降了三分之一以上,在中國一線(xiàn)城市的市場(chǎng)份額甚至下滑了一半。按照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公司的生存邏輯,股價(jià)和市值往下走才是方向,怎么就飄起來(lái)了呢?

喬布斯走了,但蘋(píng)果的基因沒(méi)變:這是一家始終以服務(wù)用戶(hù)而非獲取用戶(hù)為宗旨的公司。手機面臨挑戰,還有Apple Watch和AirPods負責掃蕩。蘋(píng)果的護城河在于對用戶(hù)需求的深度挖掘,而不是把用戶(hù)當流量。喬布斯不在了,蘋(píng)果還能執行沒(méi)有喬布斯的喬布斯路線(xiàn),這就是牛13。

2008年采訪(fǎng)丁磊,當時(shí)正值iPhone一飛沖天,我問(wèn)他是蘋(píng)果變了還是喬布斯變了,他說(shuō)是蘋(píng)果變了,而且是被迫變的,所以才把喬布斯重新請回來(lái)。顯然,蘋(píng)果的這種變化是喬布斯出走之后發(fā)生的。在他回歸之后,蘋(píng)果又變回了那個(gè)產(chǎn)品為王的公司。沒(méi)變的,只有喬布斯。

喬布斯的中國學(xué)徒很多,有人從管理的角度學(xué),有人從產(chǎn)品的角度學(xué),還有人站在科技與人文的十字路口學(xué)。但學(xué)來(lái)學(xué)去,還都是風(fēng)口導向,什么熱做什么、什么搶手投什么。

這一輪股價(jià)下跌,表面上看是一次“群體性事件”,更有可能是一次重新洗牌:有人真的需要去油膩,有人繼續堅持自我就好了。

前段時(shí)間吳曉波采訪(fǎng)丁磊,問(wèn)他為什么網(wǎng)易每年利潤都很高、但沒(méi)有像其他巨頭那樣到處投資。丁磊說(shuō)了兩個(gè)字:不懂。不是不懂別人為什么投資,而是不懂風(fēng)口、不懂賽道。“不懂的領(lǐng)域一律不碰?!倍±谡f(shuō)。

那做郵箱、游戲起家的網(wǎng)易,懂電商嗎?懂音樂(lè )嗎?懂教育嗎?懂豬肉嗎?其實(shí)懂喬布斯就夠了。我一直認為網(wǎng)易是中國互聯(lián)網(wǎng)歷史上的“一朵奇葩”:成立最早、穿越所有泡沫和風(fēng)口周期、依然在牌桌上占據重要位置。原因只有一個(gè):丁磊的目標是服務(wù)用戶(hù),而不是單純獲取用戶(hù)。

吃味央豬肉的,即使不用網(wǎng)易云音樂(lè )也可能聽(tīng)網(wǎng)易公開(kāi)課;用網(wǎng)易郵箱的,即使不用網(wǎng)易嚴選也可能玩《陰陽(yáng)師》;用網(wǎng)易嚴選的,即使不玩游戲也可能用網(wǎng)易有道。就像不用Apple Watch的可能用iPhone、不用iPad的可能也用AirPods一樣,總有一款適合你。而你,其實(shí)是某類(lèi)人,或者叫某類(lèi)需求的綜合體。

像蘋(píng)果、網(wǎng)易這種“出手即精品”的公司,有人說(shuō)是禪性使然,有人說(shuō)是佛性使然,其實(shí)就是一句話(huà):拒絕油膩,上半身思考。再精煉一些,就是“專(zhuān)注”——專(zhuān)注人的未被滿(mǎn)足的需求。當別的公司忙著(zhù)買(mǎi)流量、攢人頭的時(shí)候,它們想的是用好的產(chǎn)品持續黏住用戶(hù)。從外表上看,丁磊是個(gè)十足的中年大叔,但產(chǎn)品是他不油膩的資本。

從來(lái)沒(méi)聽(tīng)蘋(píng)果或者網(wǎng)易高喊自己是消費升級的公司,甚至做的事情都不是風(fēng)口,但都帶動(dòng)了原有產(chǎn)業(yè)的進(jìn)化。蘋(píng)果從MP3到手機到手表到耳機,一路顛覆;網(wǎng)易除了郵箱,電商、教育、音樂(lè )等都是后來(lái)者,但是照樣做起來(lái)。

現在還記得十年前丁磊面對面接受采訪(fǎng)時(shí)說(shuō)過(guò)這么一句話(huà):模式本身不重要,因為模式本身隨時(shí)都會(huì )改的,關(guān)鍵是你對模式的掌控能力是不是比競爭對手強。網(wǎng)易什么都做與大多數公司什么都做的一個(gè)不同就是,模式始終是服務(wù)同一個(gè)需求群體,這就是掌控能力,或者叫克制。

今年中概股的遭遇,與其說(shuō)是二級市場(chǎng)幫著(zhù)它們去油膩,不如說(shuō)是重新喚醒各廠(chǎng)的初心:用戶(hù)再多,服務(wù)能力跟不上,也是白搭。我在此前的一系列文章多次提到,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下半場(chǎng)是回歸用戶(hù)的下半場(chǎng),股價(jià)和市值的短期漲幅,并不可怕??膳碌氖翘怀鲎约旱摹爸心陸T性”。

吳曉波在節目里問(wèn)丁磊,當年做首富什么感覺(jué)。丁磊說(shuō)當時(shí)就是覺(jué)得這個(gè)社會(huì )的評價(jià)體系是不是出了什么問(wèn)題。那是2003年,丁磊32歲,此時(shí)華為已經(jīng)創(chuàng )立16年、娃哈哈已經(jīng)創(chuàng )立12年。

“任正非比我強、宗慶后比我強,為什么我是首富?”今天來(lái)看,30歲出頭就遇上中年危機,也是好事一樁。